第047章 晦气

供销社旁边的小插曲,以朱安的道歉为终点慢慢落下帷幕。

唐主任虽然出来处理了这件事情,但是整个过程他除了教训朱安并没有跟别的人接触,特别是对于孟家几人摆摊子的行为,甚至有意在回避,不想去提到。

这些事情的确不好提,虽然之前上面开会,有这方面的消息说要放开,但具体规章制度也没下来,真要说起来,私自摆摊的确不合规矩。

但人民群众憋了这么多年,眼看着这两年生活逐渐变好,有消费的需求,这些大家都懂,很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动作不弄得太大也就罢了。

但真要有人问起能不能摆,他肯定会说不能摆。

可你非要摆,他也不想管。

目前的情况就是这么微妙。

所以,等监督完朱安的道歉工作,唐主任直接就走掉了。

大人物离开,围观的群众齐齐都松了一口气。

有人小声问:“说了半天,也没说能不能自由买卖啊!”

“是啊,裤子还能买吗?我还想给我家男人要一条呢。”

有人问起朱安,道了半天的歉,现在什么情况,这摊子还给不给摆了?

朱安尴尬地笑,也不回答这个问题,垂着脑袋回供销社了。

当然,进门之前,他并没有忘记要狠狠瞪上何塞君一眼。

先前,就是何塞君跑到里面给他报信,添油加醋地瞎说了一番,什么外面的摊子闹哄哄的,全然不将供销社里的人放在眼里,硬拉群众过去看过去买,是强盗行为。

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能强买强卖?

朱安本来就有些自以为了不起,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加上何塞君会巴结人,几句话下去,他就飘了,也不管外面到底是啥情况,就想着出来威风一把。

谁知道栽了这么个跟头。

事情发展到现在,朱安也是明白过来了。

哪有什么强买强卖,三个女人守着一个摊子,那么多人围着,抢了她们的还差不多。

所以,自己是被何塞君这个婆娘当枪使了。

朱安心眼小,自然将何塞君也给恨上了。

何塞君会找到朱安,肯定是了解那人的,全程目睹他丢脸,也是憋屈得不行,此时将脑袋垂在胸口,恨不得钻到凳子下面去。

真是倒霉,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情,怎么就……

“晦气!”

何塞君小声骂骂咧咧,然后一抬头,便对上了何金秋那张漠然的脸。

何塞君一阵心虚,赶紧转过了头,但是心里明白,姐姐应该是看出点什么来了。

是啊,大家又不是傻子,细细想一下就能知道是谁在背后挑事了。

何塞君心虚归心虚,可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问题。

谁让她们非要在那儿摆,弄得自己的生意都不好了。

另一边。

孟常丽也在小声跟何金秋说:“妈,我看刚刚那人就是小姨叫过来的。”

何金秋笑了笑,“不管她,这次长了教训,下次就不敢了。”

孟常丽小声抱怨,“妈,你这人就是心太好了。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,你还说不管她。我可要把话先放在这儿,事不过三,噢不,是事不过二,下次她再来找事,你别拦我,我非抓烂她的脸不可。”

何金秋笑着拍了下女儿的肩膀,“行,到时我帮你拉着她,你去抓。”

母女俩相视一笑,见有人问她们还卖不卖,赶紧将摊子弄起来了。

不远处。

孟书兰正在跟沈程远道谢。

“刚刚你说的那些话可真帅气,谢谢了。”

帅气吗?

被美人姐姐夸,沈程远的小脸立马就红了。

可他是个懂事的,不敢居功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对孟书兰说:“我这叫啥帅气啊,傻子一个,全都是按松哥说的来做。你别看松哥没站出来,其实最着急的是他,只是松哥是我们团队的首脑,是发送命令的中枢,不能轻易露面。我们啥也不会,只能当他的刀,他的枪。你要夸要谢,得找松哥啊。”

沈程远呵呵一笑,跑开了。

孟书兰“啧”了声,又去到顾寒松面前。

“谢谢了。”她都知道。

顾寒松轻咳了一声,望着街道上的人流,“没什么,那人就是虚张声势。”

孟书兰点头,看了下旁边的骡车问:“你们今天也上镇来卖毛线吗?”

那车上满满装着的都是东西,用布遮着,一看就是毛线。

顾寒松:“嗯。”

孟书兰:“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现在估计都八点过了吧,这几人做生意也真是够随便的。

顾寒松:“不晚。”

有时他们九点才来,先让那些人等等,以为他们不来了,再将货摆出来,这样能增加购买欲,东西卖得快,也省时间。

顾寒松还是那个惜字如金的样子,孟书兰问一句他答一句,脸上也没啥表情。

不远处,沈程远听得,有点想抓耳挠腮。

平时对着他们这么少言寡语的也就罢了,面对自己喜欢的姑娘也这样,也太无趣了吧,看着就让人着急。

难得将两人凑到一起,沈程远几次跟顾寒松使眼色,想让他活泼点,只可惜那人不知是看不明白,还是根本不听,总之不改。

不改就不改吧,其实孟书兰早已经习惯了顾寒松这个的冷淡性子。

上一世也是如此,他话少,来病房看自己,很多时候都是她在说,他回答。

有时两人没话题了,他就坐在旁边处理工作,或是看书看报。

这就是他接人待物时的样子。

对于未来大佬来说,能站在这里跟你说上几句话,会回答你的问题,已经算你面大了。

他真要生气不开心,那是理都懒得去理你的。

所以,孟书兰能感觉到,顾寒松此时的心情还算不错。

昨天放学,在镇口上他看着自己扭头就走,孟书兰心里本来还有气。

可刚刚他才帮了自己,孟书兰心里的那点气也就消了。

他这人,就这个性子,昨天估计也是看见自己有车可坐,才会直接离开吧。

孟书兰自我解释完成,啥气都没有了,主动攀谈,还关心起了他们的生意。

“你们今天怎么将毛线拉到这儿来了?平时不是都在镇口那边摆的吗?”

那里空间大,又摆开了,肯定固定在原位是最好的。

提起这事,顾寒松表情有点儿不自然,侧过头不看孟书兰了。

他摆明了就是在回避这个问题。

旁边,心里如猫抓的沈程远忍不住了,张嘴想要说话,脑袋被人用报纸拍了。

蒋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,嘿嘿一笑,对孟书兰道:“在那边摆了那么久,肯定腻了,这回就想找个中间位置,看生意会不会好一点。”

推荐阅读:

摸金传人 人间久别番外 很想很想你 从吞噬开始投资诸天 废太子听政,竟成了千古一帝 风云无忌 江小凡复十一 口袋之最强饲育家 小人治宋 神诡世界:开局打造幽冥地府三生万物 替嫁战神后,医妃手握空间去流放 穿成炮灰对照组,女穿男养崽种田 此剑最上乘 回到现代后,古人求我当皇帝 顾南乔墨子谦 娱乐:杨老板家的神豪奶爸 我叫黄大仙 穿越反派,从照顾主角姨娘开始 飞刀弱?可知小李飞刀,例无虚发 四合院:傻柱子的幸福生活 江天 开局无敌,吾乃不朽大帝 都市超级鬼仙 悟性逆天,我在大秦建立无上仙朝 李明宇沈子昂 星空最强者 开局系统加身 时梭之门 终极一班之银龙裁决 摸骨神医 天兽鼎 死亡游戏的金手指是各位美少女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